1.webp


01 

据说,《红楼梦》的读者在年轻时多喜欢黛玉、讨厌宝钗,年岁渐长后会转而喜欢宝钗,等到老了又会重新喜欢黛玉。

青春年少,以为真的就是美的、对的,一切圆融的、世故的,都是虚伪的、可厌的;

等到明白了一些人情世故,知道个性是把双刃剑,便忙不迭与黛玉划清界限,赞许起人见人爱的宝钗;

等到老了,历尽沧桑目光洞明,看遍了尔虞我诈、口是心非,方觉这世上最美的品质是率真。

那些不喜欢黛玉的人,多半还在人生的中段地带辛苦跋涉。

他们不喜欢她,本质上是接受不了黛玉种种的小情小绪:自己的生活已经够沉重,实在再也担负不起一颗额外的玻璃心。

从实用角度出发,弃黛玉而选宝钗倒也无可厚非。

黛玉太有才,太爱哭,太情绪化……实在不适合做一个烟火家常里的妻子。

所以呢,娶妻当娶薛宝钗。

照这说法,宝玉得到的应该最完满——与黛玉谈一场恋爱,与宝钗共度今生。

可他不是一样“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,终难忘,世外仙姝寂寞林。纵然举案齐眉,到底意难平”?

宝钗再好,难抵宝玉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他再也遇不到黛玉那样的一个人。

她仿佛样样不走心,却样样出手不凡。

她自称只读了《四书》,然而无论写诗填词都那么别出心裁,那么有才华,在你面前却从不自傲;

她身体不好,不喜女红,却愿意花心思单给你做个荷包,让你精精致致地戴着;

她不逼你追名逐利,却在你写不完作业时乖巧地躲起来不让你分心,看你实在完成不了,又会主动现身当枪手,写诗、临楷样样在心;

你挨了打,别人嘘寒问暖送医送药,独她没法前来,因为太心疼你,哭得眼睛像桃子而没法出门。

作为妻子,宝钗给得出理性的好,在她心里那是“分内”;宝钗却给不出黛玉那么感性的爱,那叫“情愿”。哪一种更可贵?傻子都知道。

02 

宝钗的性格胜在含蓄浑厚,藏愚守拙;黛玉的性格则是槽点多、亮点也多。

她乍看小气,实则大气;貌似任性,实则聪慧;文艺不假,精明也是妥妥的。

她丰富曲折得让人目不暇接,分花拂柳,绕榭穿桥,是一程又一程的风景。

你想读懂她,得先越过那些不讨喜的表象。

第二十六回,黛玉记挂白天被贾政叫走的宝玉,晚上特意去怡红院探望,明明宝钗在里面,她却被给了闭门羹,于是哭着回去,第二天写出了摧人心肝的《葬花吟》。

她不恼对她无理的晴雯,只恼不叫晴雯开门的宝玉。

和宝玉重归于好后说开了:“想必是你的丫头们懒待动,丧生恶气的也是有的。”

宝玉说要回去教训教训,她说:该教训,得罪我事小,万一将来得罪了宝姑娘、贝姑娘,事就大了。

调侃之间,这事就这样过去了,她没对晴雯揪着不放,尽显大家闺秀的气量。

在栊翠庵品茶被妙玉呛声“大俗人”,她一声不吭,事后也没见她记仇。

湘云说她长得像戏子,这气该生,但是她耿耿于怀的是给湘云使眼色的宝玉,一边倒和湘云有说有笑地结伴而行了。

袭人褒钗贬黛时,她明明在窗外听到,竟然丝毫也没计较,只感动于宝玉替她说的辩解。

计较全因在乎,只要她最在乎的人没负她,至于其他人爱怎样,她全都消化得了。姿态潇洒,大道至简。试问有几人能做到?

说她聪慧应该没人反对,却很少有人看到她也很有做贤妻的潜质。2.webp
宝玉自以为悟了、写个偈语,宝钗很紧张,应对办法是简单粗暴的家长式,撕个粉碎让一把火烧了。

黛玉说:不该撕,看我的,保管叫他收了这痴心邪话。

她的巧嘴随便一证,证得宝玉哑口无言,自惭逻辑上连个姑娘家都比不过,还参哪门子禅,从此断了走火入魔的念头。

高明的规劝如同大禹治水,在疏不在堵,宝钗治的是标,黛玉治的是本。

如果有机会治家理政,黛玉未必会输给旁人。

首先她有知人之明,尤二姐被凤姐诓进园子,大家都给凤姐点赞,替尤二担心的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宝钗,另一个就是黛玉。

其次她会用人之长,紫鹃成了她的后天亲人,潇湘馆里从没有争吵倾轧。

她竟然还有财商,有一次对宝玉说:“咱们也太费了。我虽不管事,心里每常闲了,替他们一算,出的多,进的少,如今若不俭省,必致后手不接。”

完全迥异于平日里的不食人间烟火,不愧是巡盐御史的女儿,有精细的一面。感性的人未必没有理性,只看她有没有机会拿出来用。

只拿黛玉的才华与脾气说事,就断定她不宜家宜室,未免有失公允。

03 

迎春被奶母欺负时,黛玉笑说:“真是虎狼屯于阶陛,尚谈因果,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,这一家上下若许人,又如何裁治他们。”

她恨铁不成钢,对迎春的鸵鸟活法有些含蓄的无奈。

让下人欺负这种事,在黛玉身上是绝不可能发生的。

处理矛盾,背景强大的宝钗以不变应万变,身份特殊的黛玉也有自己独有的方式:不藏不掖,直指要害,短平快打得人措手不及,又坦然率真,无招胜有招。

周瑞家的送宫花,最后一个给她,她没有接,只看了一看,不动声色地问道:是单给她一个人还是别的姑娘都有?

她知道周瑞家的是个刁钻势利婆子,便先给她挖了个坑,可见其直觉敏锐、心思细密。

周瑞家的不知就里跳了下去,瞬间被黛玉反手制住:“我就知道,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。”

噎得周瑞家的“一声儿不言语”,心虚也无可辩驳。

脂砚斋在这儿批道:你到底是有心眼还是没心眼啊?

说她没心眼,还知道问问先后次序;说她有心眼,却又未免太过直白。

黛玉的不凡恰在这直白上,换个人未必有这锐气,只能默默生会儿闷气算了。

面对欺软怕硬的势利人,你越厚道,他越以为你愚弱可欺,倒不如犀利出手加以警告,总是忍忍忍,要忍到什么时候?

设想一下,下次周瑞家的再打交道,还敢不敢随便怠慢黛玉?

私相授受的小红被宝钗吓唬,听到黛玉曾打窗下经过就吓得惴惴不安。3.webp
厉害人名声在外,震慑力不是盖的。人活到一定阶段,才会明白厉害也有厉害的好处,省心、给力,一本万利。

聪敏灵秀如黛玉,本可以藏起锋芒,收起棱角,小心翼翼绕过各种雷区,走一条标准化道路,可她没有。

不是不能,是不为也,犹记刚入府时的察言观色,时年六七岁的黛玉就已懂得。

有心计不用心计,哭笑随心,喜怒不拘,初看略略刺眼,但这其实也是一种活法。

黛玉这种人,日久方知,做朋友,她不会害你,做爱人,她不会负你,认定了你,她便会全心全意对你。不知不觉间,你也会乐于为她的真性情埋单。

和那些美好率真比起来,她的那点儿小脾气实在瑕不掩瑜。且看她的朋友圈,全在宠溺她、呵护她、保全她,连宝钗的妹妹宝琴都成了她的小跟班。

黛玉仿若一个脆硬透明的赫然存在,不够圆滑,棱角参差,却自带晶莹的光芒。

难怪喜欢她的人会如获至宝,全因她实现了他们内心的期许:用最真的面目坦然迎向稀烂无边的世俗,不枝不蔓,不等不靠,干脆爽利地过自己的小日子。